探索

水下生物

如果说游泳是最简单的海上娱乐活动之一,那潜水则可以带来另一种快乐。探索海下世界时,这个隐藏在我们正常理解范围之外的宁静且无声的世界会让我们产生敬畏。深潜时毫无疑问需要专业教练的指引,但在较浅处的浮潜则只需要一个呼吸管和一副护目镜;而且可以浮潜的地方比我们想象的要多。

潜水是一项伟大的单人旅行体验,它能满足我们的原始好奇心,而这种好奇心来自对深入未知世界的期待和兴奋。无论曾潜过多少次,我们也还是无法确定这次会看到什么。我们可以花数小时在广阔的海洋边缘滑行,欣赏水生生物,让思绪在没有时钟滴答作响的慢速世界中漂泊游荡。 

当然,在加勒比海地区或尤卡坦半岛这样的旅游目的地,到处都有大量正规注册的潜水场所。尽管这些区域以其珍贵的水下生物而闻名,对于那些更青睐于人迹罕见的小路(和少有人造访的水域)的人士而言,还有各种方式可以探索更加遥远的地方。

Orlebar Brown | Whale shark

鲸鲨,出自:SALSALIS.COM.AU

菲律宾拥有约 700 个岛屿,因此可提供众多潜水机会,包括在几乎未开发的科隆岛上,海龟和热带鱼在浅珊瑚花园中漫游,而近二十艘日本沉船的残骸则散落在更深的海床上。在太平洋的另一端,加拉帕戈斯群岛上有大量的陆栖鸟类、鬣蜥和乌龟,为著名的查尔斯·达尔文早期科学突破提供了启发;但在这些偏远岛屿的海浪之下,生活着一大批同样诱人的海底野生生物。勇敢的灵魂可以在魔鬼的王冠(费洛雷纳岛附近的一座沉没火山)中遨游,进而欣赏到异乎寻常的岩层、海鳗和色彩斑斓的鱼类。 

如果有更大的勇气,您还可以尝试冷水潜水,感受不同于温热地带的焕新体验,还能与各种不同的野生生物面对面。在挪威冰冷的斯瓦尔巴群岛(欧洲尚存的最后边境之一),您可以在斯匹茨卑尔根岛穿上一套干式潜水服,在苔原和群山环绕的水域中浮潜于企鹅、海豹和五颜六色的海星之间。

Orlebar Brown | Ningaloo Reef

宁格鲁暗礁群,出自:SALSALIS.COM.AU

我曾在全球许多地方潜过水,最神奇的经历之一是在西澳的宁格鲁暗礁群。它在澳大利亚珊瑚礁中最偏远、最原始且少有人造访,沿着人口稀少的西北海岸一直延伸。与它东面的表亲大堡礁不同,宁格鲁礁属于“边缘”礁,这意味着它毗邻海岸。因此,无需乘船即可轻松安全地访问它,非常适合浮潜新手。   

我探险时的大本营在萨尔萨利斯,它是凯普山脉国家公园沙丘旁的一处豪华露营地,铺设有一顶顶帐篷,这些帐篷的一侧是挂有飓风灯的露天凉亭。抵达后,迎接您的将会是蔚蓝天空、红色土地以及白色沙滩构成的美妙画卷。黎明时分醒来,我走出帐篷,看到冉冉升起的太阳使礁石的青绿色加深,一群小袋鼠在沙丘上跳来跳去。傍晚时,夕阳将沙子染成粉红色,浅水部分也变为了紫罗兰色。

Orlebar Brown | Ningaloo with The Great Escape

宁格鲁大逃亡。图片由西澳旅游局提供,出自:GREATESCAPECRUISES.COM.AU

借助潜水衣和护目镜,我得以在充满迷幻色彩的珊瑚礁和鹦鹉鱼群中独自浮潜。它们前行时两侧是绿色的海龟,这种在陆地时行进缓慢的物种选择了自己更喜欢的海洋栖息地,进化成了行动敏捷而优雅的游泳健将。 

为了更深入大海与座头鲸一起遨游,我乘坐了一条由当地操作员驾驶的船,一位海洋生物学家也变身为我们的潜水教练。在海洋中,我发现自己离一对母子鲸只有 50 英尺,在它们平稳飞奔时感受到了它们的惊人尺寸和力量,让我感觉仿佛乘坐双层巴士般经过。

Orlebar Brown | Coral on Ningaloo Reef

宁格鲁暗礁上的珊瑚,出自:AUSTRALIASCORALCOAST.COM

身处水中时很容易感觉是在另一个世界,但其实它是我们星球不可或缺的一部分,覆盖了地球三分之二的面积。在水生野生生物之间潜水时,也要牢记:不但要保护陆地上的自然之美,也应及时化身为海洋环保主义者。 

连续的破纪录热浪已经彻底改变了澳大利亚的大堡礁,导致海洋温度升高和珊瑚白化,一旦鲜艳的珊瑚变白,它们便会开始灭绝。这些引人入胜的海洋花园平时不在我们眼前,但要子孙后代也能欣赏它们的全部辉煌,就需要我们把对它们的保护摆在眼前。

 

撰稿人:David Prior,PRIOR 会员制旅行俱乐部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访问 www.prior.club,了解 PRIOR 量身定制的路线,浏览绝无仅有的全球体验、旅程、活动和派对图片。



Orlebar Brown

Orlebar Brown

编辑工作人员